华人彩注册

首页 >> 资讯 >> 吃  正文
乌沙小花生:铁锅一炒,就是家乡的味道
【字体: 】【2019年02月03日】【责任编辑:萍萍】【阅读:443 次】

  8月,池州乌沙的小花生到了收获的季节,和其他地方大粒的花生不同,这里的花生前面多了一个“小”字。

  乌沙临近长江,夏秋季江水的泛滥是这里居民的一大隐患。为了抵御江水的肆虐,人们筑堤成圩,保护家园,但在1949年和1954年,乌沙大圩还是两次决口,江水漫灌进来,圩内汪洋一片。正如尼罗河水的泛滥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埃及文明一样,长江水灾在给乌沙居民带来损失的同时,也意外地留给了当地5000多亩独一无二的白沙地,大自然用这特殊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“慷慨”一面。

  淮南为橘,淮北为枳,不一样的水土会有不同品质的出产。花生的种植遍布全国,但乌沙镇的白沙土地营养丰富,松软透气,在这种土壤里长出的花生,“体格”不是那么硕大,但是剥开外壳,小巧玲珑,红衣鲜艳,香气醇厚,别具一格。

  8月间,正是江南地区一年中最为溽热的时候,这时的花生已经吸饱了养分,正是收获的最好时节。朱方敏打断了花生的沉睡,把它们从土壤里连根拔起,收获回家,摊在房门前的水泥地上,接受夏日酷热的阳光暴晒。七八天后,他拿起一串花生,轻轻抖动,外壳上的沙土就干燥脱落,放在耳边摇一摇,分明听到了花生仁与壳壁的撞击声,这标识着花生已经晒干。用簸箕筛净泥土,装在袋里,朱方敏把晒干的花生小心地保存了起来。

  炒带壳花生要用到一口大锅,放上半锅的沙子,把花生埋在其间,锅下点着柴草,熊熊炉火燃烧起来,热量很快就传导到铁锅里。沙子太粗不行,太细也不行,乌沙镇当地的沙子是正好,可以有效隔绝热量直接传导到花生本身。炒花生讲究的是一个文火慢炒,朱方敏手持铲子站在锅边翻炒着沙子,花生在锅里一圈又一圈地打着滚,在热量的作用下,花生仁脱去了最初的生涩,慢慢地变得酥脆起来,当锅里散发出焦香味时,就到了可以出锅的时候了。和各种名菜复杂的制作流程相比,炒花生是一件简单的活,但是又枯燥无味,尘土飞扬,炒花生的人不仅要把口鼻严严实实捂住,还要耐得住做重复动作的这份寂寞。
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各种零食也越来越多,但是在乌沙,吃炒花生仍然是居民日常消遣的一种方式。过年时家里来客,主人就会摆上一盘花生边剥边聊,噼啪的剥壳声与主客的谈笑声混合在一起,唇齿间弥漫着花生酥脆的香气,出门的游子也会带上一包炒花生,在漫漫的旅途中,在异乡里,剥出一粒,咀嚼着家乡的年味。

( 来源:中安在线 作者:苏艺 )

网友评论